教主是个粘人精(11)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打卡楼薄旌的关心不似作假。www.yilinwenxue.com很好,这个男主没崩。

    这才是符合大众的正义男主。

    明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伪君子, 犯下诸多罪孽,要还是站在他爹那边, 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薄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堂哥,我.....”薄旌欲言又止, 他从未想过自己最为敬佩的大伯是被自己的亲爹杀害的,现在面对堂哥,他还觉得羞愧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对不起,此事与你无关。” 薄寒也是黑白分明,薄邵是薄邵,薄旌是薄旌, 两人不能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不说这个,武林大会应该要开始了, 不如我们先去看看?” 沈柠知道薄寒不想提起这些事, 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,媳妇儿咱们去武林大会。” 沈凛先一步搂着康德往回走, 他们就是从这条密道来的,走回去就是了。 宫薇也没异议。

    几人顺着密道走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已然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沈柠和薄寒重新戴上面具躲在人群无人察觉, 薄旌和南宫薇的身份自然得在特定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薄旌走到看台的主位,身旁跟着南宫薇。

    “来了,坐吧。”薄邵勾起唇角, 满意地看了两人一眼。 薄旌是他唯一的儿子,而南宫薇,医仙传人, 也是他看好的儿媳妇儿, 见二人明显互生情愫,他自然满意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儿子尽在他的掌握中,却不知, 道不同不相为谋,哪怕是亲儿子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!上来跟老子比!”

    一个挥动着两个大锤的只有脑后一戳小头发, 扎了条小辫子,眉眼间满是戾气, 一脸狂妄地叫嚣着。就在他放狠话前, 一个山云门派的弟子被他打落擂台, 这个弟子在门派里武功也不算太差, 但比不上这个挥大锤的叫做雷嚣的。

    他的腹部被大锤重重击打,掉落下擂台时, 吐血不止,顿时就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见状,山云门派的其他弟子有意见了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的比武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点到为止, 可这个雷嚣,显然没遵守规定。

    “此人心狠手辣,不配站在擂台上!“

    “下来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下来!“

    “没错,一身邪气,不会是日月神教的人混入了吧!”沈柠:什么老六啊,锅都往神教上盖?

    这边闹哄哄的, 被抬到所在位子的那名受伤的山云门派的弟子情况不是很好,他的脉搏越老越弱, 呼吸也时有时无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丁师兄会不会出事?” 有个同门女弟子满脸担忧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康德走向她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少年的笑容干净存粹,极其容易令人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康德是真的单纯无害, 沈柠之所以能学这个学得毫无破绽,除了继承 了沈墨的强大基因之外, 也是得意于小时候总是康德照看他,从康德身上学的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女弟子让开身, 但另一个男弟则满眼戒备地望着他,“你是何人? ”他方才看着他从无门无派的闲散人中走过来的

    “药王谷,康德。”

    康德他们没听说过,但药王谷可是如雷贯耳, 药王谷里医术高超者众多, 他们的武功可能不算太强,但他们的医术, 毋庸置疑。江湖中人都会敬药王谷的人三分,毕竟, 谁在世能避免病痛, 若是真的得了什么棘手的病, 或是受了什么危及生命的伤,还得去求人帮忙。得罪医者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, 哪怕在不确定对方究竟是不是药王谷的人。 那男弟子显然还是有些怀疑, 实在是此人太年轻, 很难让人将他和药王谷医术出神入化的医者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快让开吧,丁师兄的气息快要没了。” 刚才的女弟子焦急地说了一声,随后对沈柠道:

    康德不慌不忙给他诊脉, 中医之术他也学习研究了很久, 他的天赋与勤奋注定他在医术方面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他不会死。”诊完脉后, 康德安抚地对担忧的众人笑了笑, 拿出怀里的小瓶子, 倒出药丸往那位昏迷的丁师兄嘴里塞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丁师兄的呼吸便加强了, 甚至从昏迷中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丁师兄醒了!”

    “药王谷的医师就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康德医师。”

    康德微微一笑,脸上毫无骄傲之色, 他出手只是源于怜悯之心罢了, 随后他便走回人群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, 自然落入坐在主位的最高方的薄邵眼中, 南宫薇的眼中也划过一丝讶异, 竟不知这少年也是医者。

    所幸,人应该是没事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重心已然是在比武擂台上。就在康德救人的时候,沈凛飞身上了擂台, 止住了那些反对有人在擂台